請用微信小程序<重慶新聞網分享圖制作工具>掃碼
          請用微信掃一掃分享
          “造血”扶貧推動脫貧攻堅提質增效
          2020年04月20日 18:33 來源:華龍網

            4月20日6時30分訊 圍繞“3+1”特色產業,變“輸血式”扶貧為“造血式”扶貧。

           產業扶貧是最直接、最有效的辦法,也是增強貧困地區造血功能、幫助群眾就地就業的長遠之計。

            在脫貧攻堅行動中,重慶市南川區圍繞“3+1”特色產業,規劃產業、發展扶貧項目,變“輸血式”扶貧為“造血式”扶貧,實現村村有產業、戶戶有項目,家家有收入,推動脫貧攻堅提質增效。

          方竹筍成為村民脫貧致富產業。通訊員 劉敏 供圖

            靠山吃山 村村戶戶有致富產業

            4月6日,金山鎮院星村滿山遍野的李樹正長出嫩綠的新葉,樹林里,村民忙著翻地、打窩、栽種中藥材苗。院星村這片老李樹開始重新煥發了生機。

            “今年,公司接管這片李子林后,首次嘗試在林下栽種中藥材,增加村民收入。”重慶瀚實農業發展有限公司有關負責人徐建說,院星村有李樹4000畝,也因此得名“李子村”,是當地村民的支柱產業,家家戶戶都種李子,多的有十五六畝,少的有一兩畝。因為生長在陽光好、海拔高的金佛山南坡,李子品質和口感都不錯,院星李子在周邊小有名氣。

            但隨著新品種李子的崛起,院星李子逐漸沒落,村民守著“金山”卻受窮。今年,該村被納入扶貧督戰村后,提出重振李子產業,引進重慶濣實農業發展公司“代管”,在林下套種中藥材白術。

            去年,該公司已在金山鎮其他村套種成功,李子產量不降反增,白術畝產鮮貨可達500~1000斤,按最低2元/斤,每畝可增收1000元。今年,該村試行套種面積500畝,除了套種白術,還要套種桔梗、苦參、淫羊藿等中藥材,增加村民收入。對于沒有納入公司試種的李子林,村民可自己套種中藥材,公司提供苗子、技術指導、負責聯系銷路,確保村民種得出、賣得掉、能增收。

            同時,政府還給每戶貧困戶免費發30只雞苗,進行林下養殖,一份地增加三份收入。思路一變增收路寬,院星村1組貧困戶鄭德友算了一下增收賬:李子+中藥材+養雞三項收入加起來,他家8畝李子樹每年可增收上萬元,自己再打點零工,每年能夠穩穩增收。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南川區將產業發展作為脫貧的重要抓手,實施產業項目、龍頭企業帶動、技術指導三個“到村到戶”,全區40個貧困村實施產業扶貧項目55個,引導貧困戶發展中藥材、中蜂、豬牛羊、水稻、特色經果等種養產業,一對一配備產業指導員8060名,安排165家農業經營主體與村社對接收購農產品,基本實現貧困村村村有產業、戶戶有增收項目,家家有產業指導員,提升產業扶貧實效。

            產銷銜接 農產品賣得出賣得好

            “乙方自愿將其自產農副產品,包括但不限于家畜(禽)、糧油、水稻、蔬菜、方竹筍等,通過甲方‘千村集’電商平臺進行銷售,按月據實結算,并按110%的價格進行托底……”近日,重慶澣實農業發展有限公司正與院星村多位貧困戶簽訂購銷合作協議。

            根據協議,貧困戶家種植的蔬菜、水果和養殖的土雞鴨等都可以交給公司銷售,公司以高于市場價10%的價格收購,不僅解決貧困戶農產品賣難,還讓這些土貨賣出好價錢,這一舉措讓院星村4組貧困戶趙孝勤很是高興。

            今年49歲的趙孝勤因孩子上學和丈夫患病致貧,當地政府給她在集鎮學校找了一份做飯的工作,順帶照顧孩子上學,丈夫在家里喂養20多只雞鴨,管護3畝多李子,貼補家用。“以前,自家喂養的雞鴨和土雞蛋等,我們都是低價賣給商販,價格上有些吃虧,現在有電商平臺上門收購,不愁銷,每年還可多賣幾百、上千元,求之不得。”

            在院星村,幾乎家家戶戶養殖雞鴨,種植有李子和方竹筍,這些生態、綠色的“土貨”,因受交通條件限制、市場信息不暢等因素制約,不少農產品“藏在深山人未識”。

            “千村集”就是該村引進的一家農業公司合作的電商平臺,它將全村農產品進行統一包裝、統一品牌打造后,再通過這一平臺銷往全國,不僅讓院星村所有的農產品能夠賣得出,還要賣得遠、賣得好。

            不止院星村,事實上,“運不出、賣不掉、價不高”是不少貧困村社農產品在銷售環節上的共同煩惱。為了破解這一難題,南川區加快推動貧困村社農產品產銷對接,采取線上+線下同時發力,線上建成京東商城“中國特產南川館”“淘寶特色中國南川館”淘鄉村等多個電商平臺,線下建成特色農產品及旅游產品展示銷售店5個、電商服務站點300余個、天貓優品站點4個,網銷農產品收入達1億元。

            同時,南川區動員機關食堂、賓館飯店定點、定向、定量購買貧困村和貧困戶農副產品,區內32家龍頭企業作為農產品生產銷售定點企業,并通過舉辦“天貓助貧惠民”“農民豐收節”“金佛山采筍節”等系列消費扶貧活中,解決農副產品銷售難題,真正讓這些綠色、優質、特色農產品走出大山,賣得出、賣得好、能增收。

            利益聯結 保貧困群眾穩定增收

            近日,63歲的院星村貧困戶陳秀英在自家李子林里找到一份工作,負責給李樹翻地、除草,每天能收入100元,這讓她工作起來有了很大的干勁。

            “以前光靠賣李子,收益并不高,今年不一樣了。”陳秀英喜笑顏開地說起今年李子林的變化。院星村有4000畝李子林,但都是農戶分散種植,因管理技術跟不上,李子產量低、品質不高。去年受天氣影響,陳秀英5畝的李子樹顆粒無收。

            這樣的情況,在今年開始有了轉變,院星村引進一家農業公司成為新“管家”,帶領村民發展。該公司與村民簽訂李子產業發展經營合作協議,村民如自愿把李子林交給農業公司統一“托管”,由公司派專業人員對李子樹進行升級改造、日常管護、發展規劃、包裝銷售等,并開展培訓提供技術指導,負責不低于市場價的保底價收購。也就是說,村民不用自己管護,不用自己賣李子,一樣有收益,還可去李子林打工掙錢。

            這樣的好事是不是天上掉餡餅呢?肯定不是。那么,村民的收益從哪兒來?村民把李子林交給公司托管,相當于用土地和李子樹入股,可以獲得3份收入:第一,自家李子林里李子收益的20%歸村民所有;第二,每年林下套種中藥材收入的20%也歸村民;第三,村民可以在李子林和中藥材管護上實現務工。

            兩個20%的收益是不是比原來還少呢?“不會,公司管理后,李子品質和產量比原來大大提高,總收益翻倍提高,算下來村民收益只會增不會降。”金山鎮有關負責人說,這種管理模式也是一種新嘗試,它不僅解決村民缺技術、缺勞力問題,還解決村民銷售難、品牌打造難等難題,提升李子品質和產量,讓老李樹重新煥發新生機。

            果然,這種新模式很受村民歡迎,他們踴躍加入。目前,該村已有近100戶村民簽訂李子林合作協議,包括39戶貧困戶。

            統計數據顯示,南川區貧困群體中,有不少是完全喪失勞動能力和部分喪失勞動能力,如何為這些人提供產業兜底保障,讓他們從中受益?南川區的做法是:建立扶貧產業與貧困戶利益聯結機制,因戶施策,對不同的貧困戶群體采取不同的舉措。

            首先是扶持貧困戶自主發展產業,種植給予貧困戶每畝300~3000元不等的補助資金,養殖給予每個單位個體200~1000元不等的補助資金;其次是引導各類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到貧困村發展產業,對到貧困村新建種植基地、建設農產品加工基地且吸納貧困戶就業以項目形式給予重點支持,電商平臺購銷貧困戶農副產品的,按交易額的10%給予補助;第三是鼓勵帶動貧困戶參與產業發展,對流轉貧困戶土地發展產業基地或加工基地,一次性給予每畝100元流轉費補貼,對吸納貧困戶務工的,按照其兌付給貧困戶工資總額的10%給予補助,對負責收購貧困戶農產品的,補助標準提高10%,通過這一系列舉措,有效拓寬農村貧困人口增收致富渠道,讓貧困群眾能夠實現穩定增收。

            黃連賣得好 主動摘下貧困帽

            “我不當貧困戶了,感覺自己說話都有底氣了。”4月2日,說起曾是貧困戶,山王坪鎮廟壩村2組貧困戶何代云感覺有些“不光彩”,他早在去年就主動申請放棄當貧困戶。在該村9戶貧困戶中,何代云家條件不算最好的,他為何要放棄當貧困戶呢?

            “現在有了這個產業,只要勤勞肯干,致富是遲早的事。”何代云指著一大片黃連,滿懷信心地說。他和妻子正在栽種黃連苗,準備擴大規模。今年56歲的何代云和妻子都是勤快人,早年因兩個孩子上學致貧。那時,大女兒上大學,小女兒上高中,每年學費至少要3萬多元,家里負擔較重。

            孩子上學的那幾年,何代云和妻子因要照顧孩子上學,一直沒有外出打工,家里收入主要靠種黃連,常年保持黃連種植面積10畝。盡管何代云和妻子不怕吃苦,起早摸黑種黃連,但因為黃連要5年以上才能收獲,每年能夠有收成的黃連僅2畝左右。“當時,黃連價格低迷,僅賣到20多元一斤,一年的收入全部用作娃兒學費,還入不敷出,生活很艱難。”何代云說。因此,他家也成為貧困戶。

            每年7月至10月是廟壩村黃連收獲的季節,村里人通常都會存著黃連等好價格再賣,可何代云不敢存,因為9月就是交學費的日子,如果黃連沒有賣出去,學費就沒有著落。“有一次,我也想存著黃連,等價格高一點再賣,多掙點學費,沒想到原本25元一斤的黃連短短幾天的時間就跌到17元一斤,差點連兩個孩子的學費都沒有湊齊。”何代云說,從那以后,他再也沒有存過黃連。

            何代云被納入建卡貧困戶后,享受到了政策的扶持,女兒申請到了每年6000元的助學金,加上連續4年獲得獎學金,讓家里負擔減輕了不少。2017年,他還通過小額貸款貸了5萬元,用于擴大自家的黃連種植規模。

            去年,他家賣了400多公斤黃連,價格賣到120元/公斤,獲得48000元收入,加上他養雞鴨以及山上采筍等,收入也有5萬多元。如今,他的兩個女兒都已大學畢業找到工作,家里負擔一下減輕了。

            “我們家里收入在村里不算高,但也夠日常開支了,況且地里種的黃連就像‘綠色銀行’,每年都有進賬,只要管理好,‘兩不愁三保障’是沒得問題的。”何代云笑著說。除了家里經濟條件變好,何代云不想當貧困戶的另一個重要原因,他是一名黨員,不想拖后腿,想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起到示范帶頭作用。“以前要供兩個娃兒上學,負擔重,成為貧困戶是沒辦法,現在娃兒畢業了,產業也發展壯大了,家里條件改變了,再當貧困戶就不好了。”何代云說。(通訊員 劉敏)

          【編輯:陳媛】
          黄色电影免费片日本大片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尚网